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此生长梦【隔壁本丸大事不好啦】

*本章分为两个视角

*复建之作,槽点可能很多,欢迎吐槽。

*ooc肯定有,我家本丸我家刃

*感谢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莲子的安慰和关于出金刀装原因的梗。爱你么么啾❤

————隔壁婶视角————

我是隔壁1822本丸家的邻居1823本丸的审神者。我觉得隔壁本丸的刀们可能一点也不好过,因为他们家的审神者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哭的正厉害。而我家的刀正在看门看墙头不让她家的刀进来。哦,幸好我比隔壁审神者多了好多刀。说实话,都是lv99的实力,胜负就是凭的谁家的刀多。一对一平局,二对一肯定赢得了。

我端起一杯茶听着隔壁审神者的控诉。虽然我们在成为审神者之前并不认识,毕竟是邻居了,这半年的相处下来,也成为了还算不错的朋友。平日串个门,一起逛个街什么的。哦,同为老乡还可以一起捣鼓家乡美食的。这是他们日本刀所不了解的华国美食啊摔。

“你到底听没听啊。”隔壁审神者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你先把你鼻涕泪什么的擦干净。本来就不好看,现在更是丑的没人看。”我毫不留情的吐槽。说到底还不是自己作死?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迷信刀装问答,还是有我对面这个傻婶相信刀装问答的正确性。

“我跟你嗦,刀装问答简直害死婶了。我再也不相信我家刀是纯洁的啦呜呜呜呜呜。”隔壁婶又抽了一张面纸哭了起来。

根据我多年经验,对这种人,现在说话根本不管用,等哭完啥事就好解决了。

“主君,需要给这位大人换热茶吗?”平野轻手轻脚的拉开纸门,端着茶壶面含忧色的看了看还哭得起劲的隔壁婶。

“换了吧。”等到平野出去以后我放下茶杯瞅了眼已经停下了的隔壁婶。“现在能说为啥了?”

隔壁婶估计是没力气哭了,一口把茶干了,然后趴在茶桌上,叙述了事情的始末。

听完了之后还是满同情我这傻老乡的。甭管啥心思,玩心思你能斗得过那群老刀?活那么多年岁了,人都能给活成人精了,更别提他们还是货真价实的刀精。咳……不含贬义。

“那个啊,你确定回答你的是你家小叔?不是小叔的狐狸?”我又倒了一杯茶给她。这时候,还是安慰一下吧,毕竟也是惨。

“千真万确我跟你讲!我还专门问了,如果是小叔本体的话就给我金的,银,绿都不算。两遍啊两遍!全都是金的!你说这让我怎么相信,怎么接受!我天真纯洁善良可爱的小叔叔啊!!”隔壁傻婶发出了哀嚎。

“你确定你说的是形容鸣狐的词?”难道我们认识的不是一个鸣狐?虽然审神者不同,刀男的性格也会有所变化,但是也不会差别的……那么极端?

“咳,那个,就是一时激动……但是!鸣狐,鸣狐怎么可能会提出那种要求啊,我也是傻,我还跑去踩雷问一期愿不愿意。不想活了我怎么那么傻!我单知道我傻,我不知道我怎么那么傻啊!”

“你……也是勇士。”我递了一个同情的眼神过去。“那你准备怎么解决?给他们说让他们俩互相冷静冷静吧。这事一开始也是你傻,但是现在又不是你能管的事了,还是得让一期和鸣狐他俩解决。先让他俩互相冷冷,然后单独谈话吧。还有你啊!”我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那个哭到没劲的傻婶额头,“你说你写就写,从你一开始写估计他们就知道了,你还问什么啊。傻不傻你。这不是加剧矛盾么。”

“我,我当时这不没想到么。”隔壁傻婶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你,你就行行好收留我嘛~”

“行是行,但是你总得回去吧?因为一期鸣狐的事你本丸都不要了?其他刃还是无辜的吧?这阵仗估计你家刃还以为你被他俩咋了呢。成年人了,成熟点。”

“不管啦,你先收留我个一晚,明天我再回去。”

“好吧,你自己有打算就行。我让平野给你家刀传个信,也别在我这儿门口等着了。”

 

 

——————1822本丸————————

“呐,请说吧鸣狐君还有一期君。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导致主离家出走呢?”正坐着的烛台切已经连端茶点的心思都没有了。

“这事起因与我。”一期一振低声说道。

“……是我。”难得用本音来说话的鸣狐引来了大家的关注。

“到底是怎么回事!”长谷部还是勉强忍耐住了自己的怒火。

“嘛,生气也没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问题的源头然后解决。来喝杯茶压压火气吧。”莺丸执起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了长谷部。

“长谷部君还是稍安勿躁吧。听鸣狐君说完在讨论其他也不迟。”

“丫丫,就让我来代替鸣狐说明吧。事情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主公大人会对出阵捡到多的刀剑有特殊关照,这两天是鸣狐被捡到的次数较多,而且最近主公大人在写那个3p系列嘛,主公就问鸣狐是不是想要和一期殿加入她写的这个系列。诸君,这可是鸣狐第一次被主公大人喊去做刀装啊,所以还没有听清楚问题的时候鸣狐就先做出了金刀装。后来主公大人再次询问确定是否为鸣狐的回答,虽然结果并非如鸣狐所想,但那毕竟是鸣狐亲手搓出来的刀装,所以再次给出了金刀装。等到鸣狐反应过来组织好语言想解释的时候已经晚了……主公大人已经去找一期殿了。”小狐狸跳下鸣狐的肩头,走到还保持着理智着的烛台切面前抬头看着他,“一期殿是非常了解鸣狐的,所以当主公大人询问此事时,一期殿拒绝了主公大人。”

“那为什么主会离家出走呢?主不像是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生气的人。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吧。”小狐丸沉思。

“得在主回来之前把这些原因搞清楚啊。”鹤丸看了一眼鸣狐和一期,“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一期和鸣狐的这个原因,小姑娘肯定还有自己的认知吧。”

“鹤先生怎么说?”

“主啊,还是个小姑娘呢。”鹤丸含笑着看了眼自己手中端的茶,“小姑娘啊,就是容易多想。从这件事呢,想到另外的一件事甚至更多的事上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啊……这个,我有模糊的听到主君说这些,但是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秋田小小的声音传到在座的刀男耳中。“我在昨天,模糊的听到主君和她的友人打电话说‘我都感觉不认识他们了……连小叔叔……不对劲……我要……暗堕’这些词句。”

原本安静的大广间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大家都纷纷找关系较好或同派的刃进行讨论这几个词到底什么意思。

“好了!安静!”长谷部一下子站起来,“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由一期君和鸣狐君而起,等到明天主上回来了,由你们向主上解释清楚你们的意思。至于主上这句话……”

“要不我们就分开讨论,分几个小组,组里讨论出一两个意见以后在着重分析。”歌仙将刃们按刀派分了组,并约定好今晚再来进行讨论。各小组就四散开了。

 

于是第二天审神者忐忑的回到自己本丸中面对的就是一群热情过头的刀男们,还有负荆请罪的两刃。

由于没有荆条,所以刀男们还特意在后山找了许多枯枝做代替。嗯,这是粟田口众短刀提出的道歉方式。

审神者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并且决定过几天要搞事。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