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原创bg段子

你爱上了一个小混蛋。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你知道他混蛋,但你还是爱他。你笑着踢了踢他的脚尖,换来的是他一个脑瓜崩。

你本来不想与他计较,但是说实话有点痛。于是你带着湿润的哭腔拍了他的肩膀,“快道歉。”

“我不,大不了你弹回来嘛。”他朝你做了个鬼脸。

“不要,我就要你道歉。”你用手捂住他的手机不让他看屏幕。

“不道歉,你就弹回来。手拿开别挡我,啊啊啊啊快拿走我快死啦!”你讪讪的把手拿开。他知道的,你根本不舍得打他一下。他是故意的,你觉得。

游戏界面变得灰暗,他死掉了。

“快道歉!”

“诶?为什么!”

“因为你我都死啦,积分肯定又掉下去了。”他面无表情的朝着你。

你突然有点害怕,又有点委屈。“我又不是故意的嘛。”你看着他的脸,突然来了气,“那只能说明你技术太菜了!”

他笑了起来,朝你逼近。

你有点慌。

“你刚刚说啥?”

“对……对不起。”

“……笨蛋你不会以为我真的生气了吧?”

诶?你震惊的抬起头,没想到看到的是他的鬼脸。你刚想生气,没想到脸颊上多了一份温热的触感。是柔软的,有些湿润,还有……微微的温度。

“不要以为我这么好打发我告诉你!”你决定得寸进尺,看能不能趁现在讹他一把。

“小笨蛋,我再玩一局我们就出去吃东西啊,乖乖的看你手机哈。”他揉了揉你的头发。

“哼!”你靠在他的肩头,感觉脸颊上的余温仍在。你用手指抚了抚脸颊却发现他吻过的地方残留着润唇膏的油渍。你突然想起来之前你看他嘴唇太干就拉着他涂了你的凡士林润唇膏,厚厚的一层。

“…………混蛋!”你愤怒的找抱枕准备开启大战。他却已经溜的远远的了。

都是时政的错「003番 三日月宗近」

真是让人紧张啊。你扯了扯自己身上的毛绒睡衣,再次理了理房间,力求让它看起来简洁又工整,让它和你在本丸塑造的一个能干的审神者形象相符合。


应该……没问题了吧?你平复了一下心情准备把门打开。既然已经决定了这个当番,那就不能表现出那么明显的抗拒。一直关着门的话,也会被他们认为是抗拒的一种表现吧,你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房门。不知道他来了吗?希望还没有来吧。


“哦呀,这么巧吗?看来我来的刚刚好呢。”门外站着的绀色身影朝你笑了一下。他知道,你抗拒不了这个笑容,或者说,你根本不忍心拒绝他。“那么,我可以进去吗?”


“嗯,请进来吧。”你有些拘谨。尽管本丸中的清扫工作都是由刀剑男士轮流负责,可这个清扫范围并不包括你的卧室。


“小姑娘可不必要感到紧张呢。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嘛。”穿着绀色睡衣的三日月朝你眨了一下眼睛。


“噗。”你赶忙捂住自己的嘴避免笑的更大声。“下面怕不是要预订去T国的头班飞机?”


“哈哈哈。不过我可不需要小姑娘出道做爱豆来挣钱呢。”三日月笑哈哈的走到自己的被窝旁扬了扬手中的书,“那么,要听晚安故事吗?”


“晚安故事?”你把充好了电的暖手宝放进他的被窝,然后躺进自己的被窝里。可能是厚厚的被子给你了一些安全感,你有些放开了。“是什么样的故事呢?唔……三日月的话,难道是讲一些平安时代的逸话吗?”


“真是温暖啊。这个。”三日月把书放到一边,双手捧着暖手宝。“不过逸话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呢。不过这次我带的是东方的故事书。最近这本书在粟田口家很流行呢。今剑也很推荐。”三日月将暖手宝放进被窝里,拿起书本,开始念起故事。


平静的声音似乎真的有助于睡眠呢,你的耳边满是三日月如弦颤动般的平稳声线。


“唔,小姑娘也困了呢。那么,这就休息吧。”三日月看到你已经犯困了,便把书放在一旁,将手放在你搭在外面的手上。


昏昏欲睡中,你突然感觉到自己放在被子外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盖住,你的意识清醒了,可是眼皮却怎么也睁不开。


“小姑娘的手可真凉啊。”似乎是被你手的温度之低所吓到,三日月将被子拉过你的肩膀。在浑浑噩噩的浅眠中,你感觉到自己半边身子被什么东西压着,本来露在外面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紧握着。


伴随着一声浅浅的晚安,你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以下几点呢?

1,其实三日月已经在门口等了很久了。

2,讲故事也是为了缓和婶婶紧张的情绪,不过在三日月看来婶婶确实是个需要讲睡前故事的小孩子啦。

3,最后婶婶和三日月睡觉的姿势是婶婶只露出来个手,然后三日月把他的被子分了一半盖在了审神者身上。对的,这样的话就是婶婶和三日月握着的手是在三日月的被窝里的~

4,感谢「序」的小可爱们的留言!超级有动力的!!


都是时政的错「序」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迈着小腿吧嗒吧嗒的跑过来然后熟练的跳到你的怀里,“审神者大人,时之政府下达了新的指示啦,大人现在要看看么?”狐之助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卷文件推到你的腿边。

「致审神者1904:

由于最近时间溯行军突增,时空发生紊乱,时之政府内部也受到影响,因此会出现本丸刀剑男士灵力不稳固导致的各种的现象。为了刀剑男士们的安全,将强制开启寝当番制度。具体情况请审神者咨询本丸狐之助。我们也会尽快修复漏洞。

时之政府」

“事,事情就是这样的,审神者大人。”狐之助蹭了蹭你停在它头上的手。“需要我现在为您讲解吗?”得到了你的应许,狐之助才开始讲解,“为了审神者大人的灵力能够充分稳固刀剑男士的灵力,所以时之政府建议实行一刃一夜的寝当番制度。为了您本丸的刀剑男士着想,您是否要从今晚开启寝当番呢?”

“寝,寝当番?”你拿着文件的手抖了抖,“是……哪个寝当番?”你犹豫着问了一遍。

“就是晚上睡在一起的寝当番啊,审神者大人。这是因为您睡眠时间散发的灵力比白天更平稳更适合稳固刀剑男士们的灵力罢了。”狐之助看了看你仍旧皱着的眉头,“有什么不太方便的地方吗?大人。”

“如果这样的话,只是,单纯的共处一室……就可以了吧?”

“按道理来说是可以的,但是经时政研究部研究这种方法并不具有完全的稳固性。最稳固、时政最推荐的办法就是在晚间审神者和刀剑男士能够皮肤接触。”狐之助跳出你的怀抱,歪了歪头,语气突然严肃起来“希望审神者大人能够为您本丸的刀剑男士着想。灵力不稳固可是有很大几率造成各种未知影响的。”

“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了。不过,只是握手可以吗?这样也算皮肤接触吧?”你换了个比较能够接受的方法。毕竟对你来说,夜晚是你“放飞自我”,完全不用考虑形象的时间。而且,身为女性,和男性共处一个房间,哪怕只是一个夜晚也有诸多不便吧。虽然刀剑男士是刀剑所化,但毕竟他们的外形可是男性。

希望时政赶紧把这个BUG修复啊。你目送狐之助跳进传送门,熟练的趴在桌子上拿起手机和你同期进来的1901号审神者吐槽。

这种事情,该怎么跟本丸的刀剑男士们说啊。你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还是决定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干脆在晚饭的时间宣布好了。


这个应该会按刀帐来写
只会写我有的刀
这个系列没肉没肉没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下一章就直接是正文啦(时间不定,长短不定,归期不定)
凑不要脸的想要留言,留言就是更新的动力啊QAQ…

今天的幸福感快要爆棚了
中午坐车去南昌的时候终于捞到了sada,伊达组和贞宗一家终于团聚啦
刀剑的景趣全部买完啦还剩了23w小判(´▽`)ノ♪
下午看了超级期待的巨幕3d神2
(想看imax可惜只有深夜场考虑到明天还有课只能无奈作罢QAQ)
和室友两个人包场,还是超级舒服的按摩椅
全程尖叫骨科还有GGAD
血盟就是他们俩爱的结晶好嘛!
GG还醋了呢:凭什么AD那么喜欢你
以及,年轻的ADGG太帅啦!
GG才是最帅最炫酷的反派!!
讲真认真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是那个时期的一个巫师的话我也很可能就跟着GG走了
享受完了电影又去逛了逛超市
回学校没带身份证没法买票还差点决定留宿南昌但是还是想办法坐上了车回了学校
晚上耍了会手机开始兴奋而且想重新写文了
然后克制住了自己😂

小迪真可爱!!

虽然是因为叔是小迪的声优才去看的

但是已经被骨王和小迪深深地迷住了

我!好!喜欢!小迪!!

改个两天头像冷静一下

叔推的头像也是小迪奥!!!

补完overloard准备去补我家女仆有够烦了

叔在里面配女主父亲呢

好歹出场了Ծ‸Ծ


今天突然上了一下老福特吃粮

有点懵还

那个啥都要锁起来嘛

诶都。。。。那我也,,跟着锁了(捂脸)


想写点什么东西,但是总是写了两行就想要放弃
是不是,爱不够了呢?
这样想着
可是明明会因为一些没被注意到的小事感觉自己更喜欢他们了

有点寂寞
每晚每晚,室友们都在和男朋友聊天的时候
可能是也想找个朋友吧,不限于男女的,能够在寂寞的时候说说话
不用小心翼翼的想着随口说的一句话是否符合ta的心意,是否会触动ta的炸点

还有茫然
未来会怎么样呢
一边这样安慰着自己,一边又忍不住沉浸于温柔乡之中

想要做个温柔的人啊
但是好累啊
也许我所保持,所做的温柔不是真正的温柔吧
所以才会那么累

感谢读到这里。
以后可能连段子也很少会发了
也可能过一段时间又会重新燃起写些东西的兴趣
但现在没有了
真的很感谢因为刀男,因为写文才认识的伙伴们
还有无论是评论也好,蓝手红心也罢,甚至只是读过也好的同事们
谢谢你们,曾经陪伴过我

晚安

国服的限时任务。。格挡我已经卡了三四天了

原来极打给极胁或者其他刀种挡远攻不算格挡嘛(哭了)

刚刚去微博搜一下,然后有个博主说只带一个极胁两金盾去桶狭间第一个点刷

各种许诺青江江,只要我上线,哪怕只是放着界面都让你当近侍,好多天的那种,青江最喜欢你啦,青江江最可靠了……等等

终于,桶狭间,一次就,格挡成功

(欧耶)


自作孽不可活哈哈哈哈(闭嘴你干嘛全都堆在最后一周)

在本周五之前我要写好三篇论文还要完成16套卷子而且这16套卷子还要争取能刷多高分就刷多高分

大家好本人要正式失踪了,勿念

每次让极兼做队员他都要不情不愿的嘟囔一句,“鬼之副长,那指的是前主。”

自动脑补出一副嘟嘟嘴满脸不情愿的兼桑:我想当队长啦!快让我当队长!

这种时候就特别想欺负他。兼三岁太可爱啦!

其实,你的位置也不是副队长,不要给自己默认这一队里面你最少也是个副队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