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BE三十题之【 无爱亦无恨(鸣狐)】

*BE三十题之【终其一生的单恋(三日月)】

*婶婶完全单恋

 

鸣狐觉得有些困扰,这源自于本丸中的其他刀剑男士大多数都暗暗的有撮合他和审神者的意向。

审神者喜欢他这件事,虽然她不说,他是看的明明白白的。对于他们这些动辄百千年的刀来说,看过了世间百年的风景,追随着他们的主人看遍了世间冷暖,像审神者这样年岁尚小的小姑娘的心思简直就像是一场细雨过后堆积在浅洼处的积水一样一眼就能见底。

他们不合适。审神者到底喜欢他什么呢?鸣狐也暗自思索过很多次。论外貌的话,虽然本丸还没有那位名震审神者们的天下五剑中最美之刃的三日月宗近,可是单凭外貌,鹤丸国永、小狐丸、一期一振还有本丸的其他刀剑男士哪个不比他好看的多?而自己的存在感还比较薄弱,又不像长谷部那般整天往审神者身边凑,所以,她到是喜欢自己什么呢?

尽管表面上没有显现出来,但是小狐狸也十分了解鸣狐的心情,在不十分明显的情况下总是帮助鸣狐避开审神者。

没几天,大家也都能猜出来鸣狐的心思,他对审神者没意思。也渐渐息了撮合的心思。

或许是他的这种态度让审神者感觉到了什么。女人的心思总是特别敏感的。他不知哪一任主人也曾这样感慨过。审神者不再频繁的出现在他面前,渐渐的,渐渐的,对他也恢复了往日的态度。对他不再热切。

他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也感觉失去了什么。鸣狐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自己确实是不爱她的,或者说,只是对主公的尊敬和喜爱。审神者想要的爱他是给不了的。与其勉强自己或者勉强审神者接受这样的感情,还不如没有开始。索性审神者也了解了他的心思,及早的死了这条心。

往后的几年一直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审神者。

他看着她逐渐从生涩开始成熟。由原本娇嫩的花苞逐渐收合结为一颗青涩的果实,再由青涩转变为散发着香甜气息的成熟果实,再看着她落寞的收拢自己。

他还是不爱她。

“诸位。”某天的晚上,审神者把他们召集起来,“我决定要退职了。”她的眼神时不时的瞥向他,那双眼睛仿佛在说,只要你出声,我就一定会留下来。

他没有出声,他的狐狸也没有。

她准备走了,走之前单独的把他叫到她的卧室。这是他或者说这是本丸的刀剑男士第一次进她的卧室。里面摆满了他的海报,手办,同人本……

“只要你挽留我,我就会留下来。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只要你说一个字,我都会留下来的。”她低垂着头跪坐在地上,额前的发丝挡住了她的脸,让他看不清她的神色。不过她仿佛是要哭出来,但是话语却是带着哭腔的坚定。

鸣狐还是没有说话。

审神者决定离职了,本丸为她举行了饯别的酒宴,一向不喝酒她破天荒的喝了很多,她望着他流泪。她张着嘴无声的说,爱你。

鸣狐避开了她的视线。

长谷部和烛台切搀着喝的烂醉的她去卧室。剩下的刃开始收拾场地。收拾完的时候已经月上梢头了。鸣狐带着小狐狸默默的往万叶樱走去。

小狐狸跳上了万叶樱上,审神者特别喜欢万叶樱盛开的时候,说是樱花盛开的时候特别的梦幻,难得能让自己少女心一把。要走了,特别的把时节调到了春天。说自己要走的时候,印象中的本丸一定要是开满花朵美美丽丽的,她才不想以后回想起最后一天在本丸的时候是秋景,虽然秋景也很好看。

他扶着万叶樱粗壮的树干,灵巧的坐上枝头。有什么办法呢?无论怎么样,他就是不爱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让她留在这里继续蹉跎她的年华。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早好几年她就该离职了吧,或许会在现世找到一个很好的先生,过几年有那么一个或者两个孩子……而不是在这里蹉跎到老。何况,他不爱她。鸣狐迎着月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他临近中午才回去。一期一振跟他说审神者已经离开了。

他终于舍得说,“回去好。”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