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咕咕咕

突然翻到7月29号写了一点的某篇。。猜我鸽不鸽

关于代肝太太在本丸的一二事

设想3支线:2条BE 1条HE

审神者带上了时政发的面具。那是一张薄薄的符纸。薄薄的纸遮挡了他们主上的面容,模糊了他们主上的声音。

“怎么了?我们继续去地下城搜寻吧。一期你不是很期待你的弟弟们么?”带着符纸的审神者跪坐在大广间的上位拿起一杯茶水在唇边抿了一口,淡色的茶水使审神者苍白的嘴唇红润了许多。

安排完一天的当番后,审神者遣散聚集在大广间的刀剑男士们,只留下一队的极短们单独坐在一边。说的大概是审神者之间流传的幸运小诀窍,审神者开合着被茶水润的嫣红的唇。原本清脆的声音被符纸模糊,传到他们耳中也失了真。

“阿路基,您为什么不把符纸拿下来呢?”藏不住事的小天狗率先发问。

“最近有点想带着。可能过几天就不想了。”审神者淡淡的回答。

极短们敏锐的感知到事情不是那么对劲,但是审神者依旧是他们的审神者,只是对时政的符纸又有了兴趣而已。不是说,女生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么。极短们这样说服着自己,否则,那在上方坐着的是谁?他们不敢细想,他们的主君性格不定,对他们也是时亲近时不亲近,着实让他们提心吊胆,生怕哪天他们的主君就会离他们而去。

“是!”极短们纷纷站起来准备出阵,走在最末的药研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坐在上位的审神者,她仍是端坐着,像一尊雕像。在他视线的最后,是她骤然放松的身影。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