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此生长梦【本丸的煞笔日常】

*ooc有,我家本丸我家刃

*3图预警,感谢出镜的爪子。


(一)当刀剑们扒到了婶婶之前发的说说

自从审神者财大气粗【阔气一时爽,事后西北风喝到饱】的给本丸的每把刃都配置了手机以后,本丸的大家逐渐也起了对手机的探索心思。

尤其是发现自家主公经常用某个聊天软件的时候,更是掀起了一阵学习手机用法的热潮。其中用的最熟练的还是本丸风雅之首的二代兼定的最高作品—歌仙兼定。当然歌仙也是加审神者xx号的第一刃。

『【守卫吾主!】

歌仙兼定:诸位!偶看吾主空间,我发现这样的一条消息!





鹤丸国永:哟,这可真是吓到了呢。

堀川国广:这是……主人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有别的人了吗?

和泉守兼定:瞎说什么呢国广,她都有我这样强大又帅气的刀了。还能有什么野男人能比得过我。

髭切:阿拉阿拉,和泉守还是那么自信过头呢。不过我也很在意呢,这几张照片。

膝丸:兄长……兄长在意的话,那么,其实我也挺在意的。放着那么好的兄长,家主到底在想什么啊。

髭切:啊呀,口是心非丸不要拿我当作借口啊。

膝丸:我,对不起!兄长!

烛台切光忠:啊两位请不要跑题哦,现在讨论的是那个和主人一起出镜的手是谁的呢。

大俱利伽罗:是谁的,都无所谓吧。

鹤丸国永:才不能无所谓啊俱利仔!这可是事关小姑娘的争夺战啊!

烛台切光忠:鹤先生说的没错啊伽罗酱!

大俱利伽罗:去问她不就好了。

山姥切国广:主人…………

蜂须贺虎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还得让我这个真品过过眼吧,主人也一相信我的眼光,如果主人邀请他来本丸做客的话,我一定会让他知难而退的。

长曾弥虎彻:问题是……看日期都好几个月前的事了,所以说,主人可能已经确定了关系吧,照片上都对戒了。

蜂须贺虎彻:闭嘴你个赝品!

……99+消息省略……

小乌丸:啧,孩儿们竟然对主上如此在意。好吧,作为父亲的吾也有义务为你们解除疑惑。那么,由吾去问问主上吧。』

“嗯?是小乌丸啊,有什么事情么?”审神者放下手中的笔,端坐好。面对自称是日本刀剑之父,平日也总是摆着父亲架子的小乌丸其实审神者是有点害怕他的。

“姬君哟,能否问您一件事?”

“请,请讲,如果我能回答的话一定会回答的。”审神者更紧张起来。

“无需那么紧张,吾此来是想问您,您是否在现世已经有了心仪的男子?”

“诶?为什么会这么问?”审神者略微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主上还是先回答吾的问题吧,孩子们也很关心呢。”小乌丸将保存下来的图片调出来递给审神者。

明明是风轻云淡的坐在那里,却愣是让审神者感受到了一股压力。审神者连忙接过小乌丸递过来的手机。

“诶?这个……这个是我和现实的好友外出旅行时拍的照片啊。”盯着小乌丸直视的目光审神者不知道为什么又补了一句,“好友性别女爱好男,已有对象。”

“嗯,不错不错,主上很坦诚呢。”小乌丸收回手机,在键盘上不知道输入了什么。

正当审神者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小乌丸突然凑过来,“希望下次吾主外出游玩能够让吾陪伴在侧呢。”

 

 

 

(二)审神者沉迷编小辫的时候

最近审神者在论坛上刷到了很多编小辫的小窍门,心里痒痒的很。可是又不会给自己编,于是看着刀帐掰着手指头数目前本丸本丸长头发的刃选。

今剑,乱,不动,笑面青江,鲶尾,兼桑,蜂须贺,小狐丸,江雪,宗三,太郎和次郎。

不过这几位头发都很长很长啊,审神者看着手机中模特头发长度发了愁。

好吧,如果不试试的怎么也不会成功的!

 

【审神者:今剑,可以过来一下吗?】审神者摸起手机给今剑发了个信息。

【今剑:好哟~马上就来啦!】

“主公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吗?”这边刚收到短信那边门口就传来敲门声。

“今剑啊,我……来给你编小辫怎么样?”审神者摸着今剑的头发。

“如果是主公大人的愿望的话!”今剑欢快的把自己的头发拆下来。

审神者目瞪口呆的看着今剑拖到地的长发。

“怎么了嘛?主公大人?”今剑疑惑的扭头看着没动静的审神者。

“没事没事,那我先给你梳一下头发吧。”审神者拿起梳子开始一下一下的梳着今剑的头发。

梳着梳着就天黑了,因为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所以到最后审神者还是没有给今剑编成头发,偷偷说一句,审神者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因为视频里模特的头发最长也就是到腰,拖到地的头发还真没有,所以手拙的审神者也不知道怎么编今剑这一头长发。

 

【审神者;乱,可以过来一下吗?】

【乱:好的哟~】

“是这样的,我在网上新学了编辫子的方法,我可以给你编吗?”

“诶?有这样的视频啊,那我们一起来看看吧!听起来很有趣呢。”乱要求和审神者一起看视频。

“啊,我觉得这个发型应该很适合你呢。我来帮你编一下试试吧?”乱指着视频中的一款发型对审神者说。

“诶?是嘛?那就交给你了哟~”审神者放心的把头发交给了乱,一下午的时间,乱又给审神者换了不同款的发型,晚饭的时候审神者顶着乱编的头发去吃饭,还得到了本丸其他刃的赞扬,说新发型很搭审神者。

晚上该睡觉了,审神者恋恋不舍的拆掉头发,突然发现,难道不应该是自己给乱编头发么?

 

【审神者:不动,可以过来一下吗?】

………………良久………………

【不动:知道了。】

审神者又等了一会,等来了一只半醉的不动行光。

“什么事啊,找我。嗝。”脸色熏红的不动又喝了一口甘酒。

“唉……少喝一点啊。”审神者略头疼的扶了一下没坐稳差点倒在地上的不动行光。

“嗝,别管我,我就是那么一把废柴刀。我……”还未说完的话被审神者一个爆栗打断,“少说什么废不废柴刀的。你就拣我不喜欢的说是吧?”

“嗝,不喜欢的话,就把我丢掉啊!”不动也炸了毛。

“你是不是傻,我要是不喜欢你干嘛还掉那么头发的也要把你带回来?走吧,跟我去厨房我给你熬点解酒汤。不准拒绝!”

 

【审神者:青江,可以过来一下吗?】

【笑面青江:可以哟~】

“那么,主公找我有什么事呢?”笑面青江抄着手倚在门边。

“我想……给你编个小辫子……”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种心虚的审神者。

“哦呀,这可真是……”

“吓到我了。青江你就别学鹤丸了他的台词不适合你。”审神者熟练的接上台词并且吐槽了青江一句。

“这样说的话,主人啊,你上次藏得r18同人本还有吗我们一起看吧。”青江祭出大杀器,和审神者一起看r18同人本。要知道他们审神者可是吃得了乙啃的了腐,从清水到r200从不忌口。

“诶?嘿嘿……”

于是审神者和青江看r200同人本看到晚上……

睡前的审神者:诶??我好像忘了什么?不过今天下午和青江一起看同人本真好啊(ˉ﹃ˉ)

 

剩下的刃?

咕咕咕咕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