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BE三十题之【到死都没说出口的……(长谷部)】

*BE三十题之【终其一生的单恋(三日月)】

*BE三十题之【无爱亦无恨(鸣狐)】


设定:

*2205年时政开启审神者计划。2207年,本篇审神者牺牲,同年转生。审神者转生前和长谷部属于互相暗恋但是没有说开,打算战争结束之后说开然后正式在一起,但是战死。长谷部因为战前审神者给他的含有自己头发和灵力的御守得以以非实体形式幸存,并且在现实寻找审神者的转世,想要见最后一面。

*婶婶日记体视角,不喜勿喷

*巨大的ooc和逻辑死预警

 

2227年6月2日

今天抄近路回家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穿着有点奇怪的人,靠在电线杆旁边。不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要充分讲求个人自由嘛。啊,再回想,感觉他长得还是满帅的啊,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他有点虚虚的。是身影有点糊,感觉不是很有实体的样子呢。如果下次还能遇见的话试试问问他用的哪家的虚影仪吧,效果真好,特别自然呢,下次去漫展可以用,一定会吓到不少人吧?

 

6月5日

虽然平时不怎么走那条近道,但是今天走的时候又碰到他了呢。不过,2,3,4,5,加上今天都4天了,他的衣服都没换过诶。其实当时是有点害怕的,不过为了那款虚影仪还是鼓起勇气了。

其实到现在我还想问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也可能是他长得太帅了,而且表情又是那么的……奶狗?真的跑过去跟他搭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好像很复杂的样子的。怎么说呢……所以我是怎么从哪一张脸上看到那么多表情的?

啊!声音也很好听~他的名字叫压切长谷部。有点奇怪的名字呢,想起来了,这不跟早好多年前宣传的一个征审广告上的一振刀重名了么,不过这企划近几年没什么动静了。

记得好像家里有个远房的小姨去参加了这个企划,然后在我出生的那一年……牺牲了。不说这些了,其实我对那个远房小姨没什么印象,但是她好像和母上大人玩的很好的样子,所以母上大人给我起了她的名字。真是的,不知道母上大人到底怎么想的。

 

6月20日

虽然只是见过短短的两次面,但是却意外的很在意他呢。好吧,其实是今天又见到他了,终于不是在那条小路上啦。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我还是邀请他去旁边的奶茶店坐会聊聊天。

结果他一脸很复杂的表情说我还是那么喜欢喝奶茶,我问他我们以前认识么?他又不回答这个问题了。啊,如果我们是小学,初中同学的话就能说的过去啦,由于不怎么能记事,除了特别好到现在还在联系的朋友以外,其他同学在脑海中都只是模模糊糊的片段了。哪怕是我初中暗恋过的一个男生也是。

诶?他会不会是我初中暗恋过的那个男生呢?如果是的话,我对他的莫名在意就说得过去了嘛,虽然没有具体意识了,但是身体还记得……喜欢他的感觉?啊呀,什么奇怪的设定,真是的。

不过聊天很愉快哦,他好像很清楚的知道我的小习惯。难道我们初中的时候是互相暗恋吗?叫你别想这些啦。除了旁边的人时不时的往我们这边瞥,其他都很愉快。而且还有约定下次的见面时间哦。

他真的很帅嘛,声音也很好听。如果能进一步发展也不错嘛,更别提还是我初中暗恋的男生了。

 

6月27日

明天就要见面啦,约定的地点是一个很偏僻的……看名字是间咖啡厅呢。唔……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奶茶?或者是奶咖?咖啡是在太苦了。

对了对了,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呢?有请静帮忙参考,结果她挑了一件特别粉的小裙子。我发誓如果我穿那条裙子一定会不知道怎么走路的。太公主风了,一点都不适合我。

 

6月29日

昨天晚上回来已经很晚啦,今天来补一下感想!

天呐如果好感可以度量的话我觉得我对他的好感应该已经到70以上了!(捂脸)

他……真的好喜欢他。是那种控制不住的心动。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甚至觉得我这文笔没办法把我对他的感觉描写下来。不行了我得冷静一会。

 

6月30日

好了,我觉得我甚至冷过头了的冷却完毕。

少女心恋爱脑过去以后……大概是女生的直觉?他好像在透过我看谁。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大概是我多想了吧,话说我一直觉得我们是初中同学来着,但是也没问他自己就那么擅自下定论了,到底是不是呢?

 

7月10日

再次见面的时候,经过那么多天的沉淀,那种砰砰直跳的少女心已经过去的差不多了,很冷静的问了他困惑着我的问题。

原来是虚惊一场嘛,虽然不是初中同学,但是是老妈给介绍的对象?!放过我吧我才20啊!我还是个宝宝!!谈,谈恋爱什么的,才不要呢!

不过如果对象是他的话,那我就勉勉强强的,咳……

不过母上大人为什么介绍……连我什么习惯都往外说啊。要不是长谷部拦住了,真想打电话气她一下。

 

8月10日

离上次摊开来讲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不过没有确定关系哦。虽然也是这一个月也没见几次面……1,2,3,4。嗯只见了4次呢。嘛,工作忙也是能理解的啦。嘿嘿,其实每晚都有聊天哦,不过隔着光幕,总是没有面对面那么靠近的感觉啊。

 

8月21日

前几天见了最后一面,他说他要走了。想跟我说很抱歉。

是啊,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过喜欢我。是我一厢情愿哈。

你真是个笨蛋笨蛋……

 

8月22日

想了很久觉得还是不甘心。无论怎么样,最起码给我个理由吧混蛋!

 

8月24日

他消失了。

我就那么跟着他走进那个小巷子,看着他踉踉跄跄的扶着墙,仿佛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看着他支撑不住的软倒在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电线杆那里。

隔得太远听不清他说些什么。不过那时候我感觉我的心好像是石头做的,竟然一点都不难过。也可能是难过到已经不痛了吧,所以可以很冷静的。

他消散的时候,我听到他说,“主,我……”

他消散的位置有一把破破烂烂的刀。刀柄上拴着一个破旧却保存完好的御守。御守表面绣着的长谷部这几个字已经因为常年的摩挲而不是十分清晰了,但是依旧没有脱线。想必他也是,十分珍爱着的保存吧。

我把这柄刀带回来了。

我打开了御守,里面除了一小截头发,还有一小块绢布,上面写着,赠吾爱:压切长谷部。

长谷部他,估计是从来没打开过御守吧。绢布的字迹和外面‘压切长谷部’的字迹是相同的,但是却没有被抚摸过的痕迹。

我没想哭,真的没哭。

 

8月28日

感觉自己对长谷部的记忆……每天都在变浅

但是……现在还不想忘记啊。他到最后到底想说什么?我爱你?我想你?又或者是别的吧……

 

8月29日

他的刀不见了,御守也不见了,是谁拿走的呢?偏偏这种东西又没办法报警。我该……怎么办呢?

对他的记忆也越来越淡了。

我还不想忘记!总觉得,如果我再忘记……就真的是忘记了。

 

 

 

 

2228年3月31日

好久没写日记了,再次翻开日记的时候,怎么2227年6月2日到8月29日这段时间的日记……只写了日期没有记内容?真是奇怪啊。

今天是国宝压切长谷部的国宝指定日呢。这个名字听起来真是耳熟。

会知道今天是他的国宝指定日还是静一直念叨呢。她还一直给我推荐一款手游,好像叫……《刀剑乱舞》?说是压切长谷部就是里面的一个角色呢。

啊,突然觉得蛮有意思的,反正最近有点无聊,要不要试玩一下呢。

 

 

补充一下后续设定(逻辑):

在奶茶店的时候为什么旁边的人往婶婶那边看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婶婶一个人。设定有讲长谷部是以非实体形式存在的。只有婶婶能看到和触摸到他。

婶婶为什么没有对长谷部说是自己母上介绍的感到怀疑呢,文中有提审神者和母上关系好,长谷部也是见过母上的,所以婶婶没有怀疑。

至于婶婶为什么会失忆……私设的私设,不过也可以看成时政的阴谋?这个就随便啦。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