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何日算别离【大般若长光x莲子】

*现实paro,骨科兄妹 双胞胎设定

 *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的点文

“最近怎么不理我了呢?”大般若撑着下巴看着在餐桌离他最远的地方坐着的妹妹。长船一族的气质在大般若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一举一动中皆透露着别样的风情。

“诶?”莲子手中的汤勺顿在了空中, “哥,我哪有不理你啊。你可别瞎说。再说了,我都那么大了诶,还不能有点自己的空间了?就非得天天贴着你才能显得咱俩兄友妹恭啦?”

“如果你心里面是真这么想的就好了。明明小时候天天抱着我还说要娶哥哥呢。我不答应你就哭的那叫个厉害啊,现在……”

“哥!我亲哥!那都多小的事啦。”莲子把汤勺放进碗里,小声囔囔,“再说了,小时候的事哪能当真,你说我怎么娶你啊。”

“所以啊,现在换我来娶你哦。”大般若含着笑撩了撩自己银灰色的发丝。“怎么样?也算满足你的愿望了哦。”

“大般若长光!这种玩笑少开啦,一点也不好笑!”莲子红着脸站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大般若,“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

 

莲子跑回房间狠狠的贯上门,通红着脸坐到书桌前。

2218年7月21日 

我真的觉得我和他不是亲生的,明明比我大不了几小时,却弄的像大我好几岁一样。在他面前,总跟我无理取闹似的。

娶我?这种玩笑也是能开的?先不说真假,我们是兄妹就已经足够我把所有的火苗掐灭了。这种玩笑,每次听到就会想,如果我不是他的妹妹就好了。可是,如果我不是他的同胞妹妹,他还会多看我一眼吗?如果他知道我的想法会有什么反应呢?震惊?不敢相信?哈,反正不可能高兴吧?自己的妹妹对自己有想法这件事。

莲子你一定要克制。

我想要离开他。

离开他,就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吧.?

所以说,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的哥哥有了那种……呢?

已经不想追溯了,回忆只会让自己显得很傻。

或许这种感觉是虚假的,只是你自己给自己的心理暗示而已。

一定是这样的!我对他的感情根本不是我自以为的那样,只是普通的兄妹情而已,是我自以为的把这种感情给加深,变质成了……爱情。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如果是真的……他会喜欢我吗?像我喜欢他的那种?

莲子!你在想什么啊,快把你这种危险的想法丢掉,你知道\
 

“莲子,9点多了,你再不出来,游乐园都要进不去了哟。”

突然听见大般若的声音,吓得莲子手一抖,在本子上画下了一道深深的铅痕

“来了来了!马上就好!”莲子急忙把日记塞到书橱的最里侧然后打开门。“才九点嘛。”

“从家里出发,到那不就9点半了?”大般若抄着手靠在门边,看到莲子探着一颗脑袋开门,便伸手搭在了莲子头上把她用力推出来。“快走吧。再不走,排队进去都不知道等多久了。”

“知道啦,哎,别摸头!我会长不高的!”

 

 

“哥,快点我想玩这个!”一进游乐园的门首先看到的就是远处占地巨大的云霄飞车。

“快点快点啦,我还要坐在第一排!做第一排最爽了!”等到排队的时候莲子急忙抢到了第一排的两个位置。

“真的要做第一排?”大般若再次询问。得到了莲子肯定的回答后,“如果害怕的话,就抓住我的手吧。”大般若将手轻轻的覆在抓着扶手的莲子的手上。

“哥……唔!”突然启动的车让莲子吓了一跳,“我才不害怕呢,可别是你害怕了。要是你害怕了,就握住我的手哦。”莲子看着越来越近的天空,悄悄用小指勾了勾大般若的手指。

 

“怎么样?还想玩什么?”再次站在地面上,大般若略有些惊讶的看着脸不红气不喘的莲子。

“跳楼机!大摆锤!海盗船!鬼屋!跳楼机,大摆锤还有云霄飞车我要坐两遍!不,三遍!”

“还真是活力满满啊。”大般若看着一脸兴奋的莲子无奈道。

“是你太没用了!身为我的同胞哥哥,我都不怕。”莲子一脸嫌弃的拍了拍大般若的肩膀。

“不是怕项目,是怕你啊。”大般若站起来拉着莲子的手,“走吧,趁着人还少,再去排一次队。”

“嘿嘿,哥你最好啦!爱你!”莲子嬉笑着说出了爱这个字。

“你也就这时候爱我吧?平时都恨不得吃了我一样。”大般若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暧昧的说出了这句话。

可惜莲子太沉迷于云霄飞车了,没听到。

再次做到飞车上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再次把手握在了一起。

“如果害怕就握紧我的手啊。”

握进手并不是因为害怕,只是想借个理由握住你而已。

 

“天都黑了,我们最后去坐摩天轮吧。”大般若牵着莲子的手走向摩天轮。

“没想到咱俩中间竟然是你有少女心啊。”莲子跟着大般若走向摩天轮。

“今天我们这里特别推出情侣包厢哦。”热情的售票员微笑着推荐摩天轮的情侣包厢,“特制的全玻璃包厢,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哟~坐过的情侣都给了好评呢。”

“好的,情侣包厢请这边走。”引导员指引着莲子和大般若走向情侣包厢。

摩天轮缓缓离开地面,莲子的手还和大般若交握着。橘红的夕阳已经被明亮的弯月取代,摩天轮缓缓上升着,离着天空越来越近。

包厢里没有开灯,但是莲子却能清楚的看到坐在她对面的大般若,他抬起他们一直握着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莲子的泪一下子涌了上来,眼眶中的泪水将她与世界隔开,她再也看不清这个世界。直到她感受到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堆积在眼眶中的泪水才止不住的向外掉落,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了他温柔的笑容。

 

你喜欢我吗

喜欢的

即使我们是兄妹

是的

即使我们不能在一起

没关系

即使这感情不能被任何知晓,不受任何人祝福

只要是你

 

你喜欢我吗

一直都喜欢

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哥哥

是的

会喜欢我多久呢

直到我不能再喜欢为止

那是什么时候呢

或许是死亡,或许是它转换为爱的时候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