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天赋异禀】想要在一起

*给自己八百年前剪得视频写个短文

*视频连接点我哟

*安迪x劳伦,姐弟骨科 心理描写

*原著剧情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所以…… ooc预警

*随时刹车,没有后续

 

安迪:

劳伦就像没感觉一样,还是如往常一般。那天的那种感觉,总是让我忍不住思索。究竟怎么说呢?像是一种很奇特的线,把我们两个牢牢的拴在一起。一个人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一旦和她握手,就感觉自己找到了丢失的另一部分,由半个变成了一个。她会有这种感觉吗?越是思索,越是忍不住的去观察她。她只是我的姐姐而已,为什么她交了男朋友我会感到不开心?别多想,只是因为你的姐姐被抢走了而已。

不过她干什么要交这么一个男朋友?在妈的严厉禁止之下?好吧好吧,只是门禁时间。

 

劳伦:

安迪最近总是观察我。他……发现了什么吗?那个下午,那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就像找回了完整的自己,身体被前所未有的感觉充实了。只是握手而已。还是说……安迪有着和我一样的能力?我也开始忍不住的多注意安迪了。这只是正常的,对于好奇心的满足而已,而且,如果安迪也有和我相同的能力,那我多注意些也是应当的,毕竟爸爸那样……这个世界对我们这种人也不友好,最起码我可以在第一时间帮助安迪。

 

安迪:

我不想让她们发现的,无论是被暴力还是……我太高估自己了。我做不到平常心对待。劳伦赶来救了我,她不该来的,但是她来了。那时候虽然意识模糊,但是我知道,派对应该是我搞砸的。属于我的力量?劳伦带着我回家。她在和妈妈解释着一切,有什么好解释的?爸爸就是干这行的,能有什么后果我们再清楚不过了。

是我冲动了,但是我坚信我的想法是没错的。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我的错,为什么只指责我?既然有了这份力量,那么……

 

劳伦:

是我的错,我不该带着安迪去派对。瞒不下去了,我的能力,安迪也觉醒了能力。不过我总是觉得他的想法很危险,也可能是还没有完全成熟的男孩子的幼稚想法吧。

不管过程怎么样,我们,一家。决定逃亡了。感谢爸爸知道我和安迪都是变种人还没有……那几个词简直不愿意去想。或许逃亡的路上很辛苦,但是我们我们都团结在一起,这就够了。真的够了吗?面对种种的困难,我觉得我也该思考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不过首先就是教导安迪学会使用他的能力。

 

安迪:

我们开始了逃亡,如果不想被送进看管所。或许我们被送进去之后会有一些别的‘待遇’?所以爸爸急忙安排着我们逃走。

劳伦说要教我如何妥善的使用自己的能力。那……那天的那种感觉,只是因为我们是姐弟而且都是变种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劳伦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到我的身上时我会特别高兴。可能只是……好吧,我觉得劳伦的关心总是让我感觉不一样,但是很喜欢。

 

劳伦:

因为教导安迪的缘故,和安迪的接触比之前更多了。如果不是在逃亡,而是在家,或者在公园,无论哪里都好,我想握住他的手。那种感觉,是真实亦或是虚假的呢?如果是真实……那,为什么是我和他呢?我知道这种感觉很危险。但是我们是姐弟,这种好奇,是没关系的吧?

逃亡的路远比我想象的更加艰难,但是我们也遇到了很好的人,变种人,亦或,普通人。

安迪……

 

安迪:

无论这一路有多少困难,最少我们找到了暂居之所,即使他们不那么友好。不过我想我们都理解,毕竟在他们眼中,爸爸就像是现在抓我们的那些警员一般吧。

在这个聚集点,妈妈不太喜欢劳伦离她太远。或许是因为这个聚集点的人们还在对我们观望。或者说,妈妈的一些思维仍没有转变。

最近劳伦和一个男生走的很近,妈妈知道以后总是借着各种由头让我去找劳伦。虽然我表现的很不情愿,其实我也挺高兴的,没有理由。

是有原因的,只是我不想去想。或许只是我的错觉……因为突然的环境还有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因素吧。也可能是我疯了。I LIKE HER.

 

劳伦:

妈妈的思维方式我是挺赞同安迪的。她只是需要时间去适应,尽管,可能我们时间不多。

最近安迪总是找着各种借口来让我回去。我……或许是在他身边很轻松吧,能够短暂的忘记烦恼。

安迪是什么态度呢?总感觉他……

 

 

完了……对,烂尾了。。。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