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弥

沉迷刀剑
(重点→)辣鸡文笔
一个不太走心的鹤厨
努力爱全员
今天的我也在爬墙哦
乙腐双吃,写乙也写腐
深陷骨科沼,爬不上来的那种
欢迎来勾搭我啊~我超好勾搭的~

记忆(骨喰)

*不会起名

*暧昧向,无明显cp。
爱不只有爱情啊。

*烂尾嫌疑

*当鸽子真好,以后可能就变身鸽子了(*/∇\*)。

=============

审神者在二楼就看到了走廊的拐角处坐着那个银色头发的落寞少年。虽然就年龄来说确实算不得少年,单就外表和身形而言,审神者是把他或者他们当做自己弟弟来看待的。花了一会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平日常缠着他的鲶尾此时为何没有伴他身侧。突然想到是自己首次拆开了这对儿双子,只让鲶尾一人远征去了。

审神者懊恼了一下自己的粗心,开始回忆到底有哪里触碰了骨喰的心事?

想来也只有那件事。

本丸的三日月来的格外的晚。他来的时候本丸除了极化刃都已经过上了养老生活,每天做做当番出去远征如远足。

为了照顾这个老爷爷,审神者安排了三条家的小狐丸,今剑还有看名字就是邻亲的五条家的鹤丸国永,还有曾一同在足利家共事过的骨喰藤四郎和大般若长光去为那个一来本丸就哈哈哈笑着找茶喝的老爷爷保驾护航。

难道是出阵中发生了什么事吗?审神者把从厨房端过来的一盘大福放在两人的面前,然后抱着腿让自己蜷缩在跪坐在走廊下的骨喰的左手边。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审神者把下巴靠在自己屈起的膝盖上扭过脸小心翼翼的问,“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跟我讲哦?总是一个人憋在心里的话,也太难过了。”

跪坐着的银发胁差一眨不眨的望着屋檐,良久才轻慢的回复。“我只是……想到了记忆。为什么,我没有之前的记忆呢?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腹稿打的许多安慰话想要说出口,却梗在喉间。审神者咽了咽口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像她这样没太多心肺,有一天算一天的人从来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而骨喰的这些问题也是头一次对她诉说。

“骨喰,很想找回记忆吗?哪怕可能会是不好的记忆?”审神者思考了良久,还是慢吞吞的询问。本丸中的每把刃都有自己的执着的地方。作为他们的审神者,她也无法在战场上帮助他们,她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这些问题时常在审神者独处的时候困扰着她。然而审神者也从未想出过什么章程。

“哪怕是不好的记忆…我也想要了解。”骨喰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是正坐的姿势,双眼却搭垂下来虚虚的合着。从侧面看分外让人心疼。“过去只能是过去,这个我很明白。但是,如果连过去也无法稳定的话,那么现在也无法确定。”

审神者抱紧了自己,她是想要抱住身侧这个少年的,但是她又想到或许骨喰是不愿太与别人接触的,出阵也好,内番也好,从来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连手套也很少脱掉。安慰别人从来只会抱抱的审神者犯了难,想要伸出手抱住他却又害怕触怒了他的炸点。

“骨喰……想过去修行吗?”去修行的话,或许就能找回记忆了吧?审神者小声地询问。

“……修行……吗?”骨喰有点诧异的看着审神者。

“嗯,我想,如果是去修行的话,或许你就能找回,或者说多多少少能找回一些记忆吧。”审神者故作轻松的拿起一枚大福放在自己嘴中嚼动。然后将碟子端到银发胁差的面前示意他拿起一个。

口中甜滋滋的味道暂时淡化了审神者心中的难过。“我,和大家都会一直在本丸等着你回来的。所以,所以骨喰一定,一定要回来啊。”审神者努力将自己的哭腔压下。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有刀提出想去修行总是会特别难过,就好像他们不会再回来一样。久而久之 为了照顾审神者的心情,本丸的刀剑也很少向她提出想要去修行的愿望。

“真的没关系吗?”骨喰注视着把自己的头埋进膝盖里的审神者。

“没关系的,一直以来是我任性了。”审神者挤出一个微笑,“骨喰还会回来的,对吧。”

“嗯。”

“这样就可以了。”审神者拿手拍了拍脸,“那我去给你准备修行的必需品,再让咪酱做点容易放保存久的食物。骨喰等到鲶尾他们回来再走吧,我们一起送你,就这样说定了哦。”

望着审神者急匆匆跑走的身影,骨喰默默垂下头拿起一枚大福。软糯的面皮中和了略显甜腻的馅料。审神者喜欢吃甜的,小小的一个,刚好可以满足审神者喜欢一口吞的习惯。这应该是烛台切特制的大福吧。

骨喰站起身,将碟子捧在手中向着天守阁的二楼走去。

他想告诉她。‘我是你的刀,想要了解过去也是想要现在的自己不再迷茫。无论如何,喜欢,爱你的心情不会改变。’

评论

热度(18)